廣告垂詢/商務合作
地方頻道:
現在位置:首頁 > 社會

渭南輪椅上的特教老師 把一天當十天過

發布日期:2019-05-23 | 來源:三秦都市報 
核心提示:在渭南市臨渭區有這樣一位特殊的教師,在自己身患絕癥的情況下,為聾啞孩子智障孩子撐起了一片晴空,她每天坐著輪椅拄著拐杖給殘障學生們上課,并照料孩子們的生活起居。

云南十一选五开 www.ewjvd.icu

坐著輪椅和學生們一起表演節目

到了中午吃飯時間,張小俠給弱智孩子喂飯。(資料翻拍)

課余時間,張小俠坐著輪椅幫智障學生修剪指甲。(資料翻拍)


     在渭南市臨渭區有這樣一位特殊的教師,在自己身患絕癥的情況下,為聾啞孩子智障孩子撐起了一片晴空,她每天坐著輪椅拄著拐杖給殘障學生們上課,并照料孩子們的生活起居。在她的精心教育呵護下,先后有300多名殘疾孩子走出學校走向社會,有的結婚生子,有的被選拔到藝術表演團隊,有的考上了大學完成了人生的“蛻變”——她就是渭南市臨渭區曙光特殊教育學校創辦人、優秀特教老師張小俠。


    記者采訪時,坐在輪椅上的張小俠動情地說,這些殘疾孩子是她的精神支柱,她希望能給殘障孩子搭建一個很好的平臺,因為他們并不是社會的負擔,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自己的閃光點,她希望盡自己所能,讓更多的聾啞孩子智障孩子受到體能和智能教育,回歸社會回歸家庭,這是她的畢生追求,也是她人生的最大夢想。


    特教老師白手起家


    創辦“特教學?!?


    今年46歲的張小俠,年輕時是學校小有名氣的籃球健將。1992年,高中畢業后她被地處渭南的陜西棉花機械廠籃球隊看中了招到廠里,她的工作就是上班兼打球,每月工資450元。時隔一年,臨渭區一所民辦聾啞學校招聘教師,盡管每月工資只有65元,但她毅然辭去棉機廠的工作,走進這所聾啞學校,當上了一名特教老師。


    張小俠說,當時對于她的選擇大家都不理解,包括她的家人,可她心里明白,自己并非一時沖動,因為她的四姐就是一個聾啞人,沒有受過任何教育,一生坎坷生活非常不幸,所以,她從小就萌發了當一名特教老師的夢想,讓和姐姐一樣的殘疾人得到教育,過上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會受到別人的歧視。就在這種情況下,她報名當上了特教老師,從學啞語開始,逐步學會了與聾啞孩子相處,照顧聾啞孩子的飲食起居,成為學校教學的骨干力量。


    遺憾的是,1996年7月,聾啞學校因經費緊張而停辦了。剛結婚不久的張小俠只好回到家里,她學著做生意蹬著三輪車販賣瓜果蔬菜,擺地攤賣小百貨,一月時間賺了2000多元。就在這時,幾位她曾帶過的聾啞學生的家長找到了她,央求她并支持她在渭南辦一所特教學校,給那些聾啞殘疾孩子一個接受教育的機會。


    1996年9月,張小俠白手起家創辦了“渭南市臨渭區曙光特殊教育學?!?,開始僅有兩名教師、一塊黑板、幾排課桌、一溜用磚頭支起的床鋪和21名聾啞、智障的年幼學生,張小俠重新站在了愛心教育事業的講臺上。


    為了讓孩子們能聽到美妙的聲音,2000年7月,她親自去北京生產廠家考察后,將昂貴的聾啞兒童語訓機買了回來,在校成立了渭南市聾兒語訓部,增加了一個擁有近20名學齡前兒童的語訓班,當時學校已有學生60名,小學一至六年級各一個班,教職工也增加到10名。


    身患癌癥仍然掛念殘疾學生


    2000年6月的一天,正在給學生講課時,張小俠突然感到后脖頸以及胸部疼痛難忍,呼吸困難,一下昏倒在了講臺上,頭上身上被汗水浸透了。學生見狀趕緊叫來了別的代課老師,她丈夫牛金星撥打120 將她送到醫院搶救,醫院確診為胸椎部髓內惡性腫瘤(癌癥),主治醫生說,做腫瘤切除手術風險很大,而且,就是做完手術,病人最多也只能活三五年時間。張小俠得知這一消息后,背著家人悄悄寫了一份遺書:“如果這次手術失敗,我下不了手術臺,就把我有用的器官賣掉,賣的錢給這些孩子蓋個特殊學校,讓孩子有地方上學?!?


    經過醫生的精心手術,張小俠的性命保住了,但胸椎以下三分之二肢體癱瘓。等病情好轉傷口痊愈后,她坐著輪椅回到學校。當她被丈夫用輪椅推進教室時,她用胳膊努力把自己撐起來,孩子們看見了都給她鼓掌加油,齊聲喊:“老師站起來了,老師站起來了……”她一邊微笑著揮手向同學們致意,一邊在心里暗暗發誓,自己再難再苦也要堅持把特教學校辦下去。張小俠的想法也得到了丈夫牛金星的支持,為了妻子的心愿,他放下了自己經營的運輸事業,來到學校幫忙做日常管理工作。


    2012年,張小俠的病情突然加重,需要做二次手術,丈夫賣掉了跑運輸的貨車,加上四處借來的錢,湊了30萬元,準備帶她到北京去看病,但張小俠卻放棄了治療,她要用這筆醫療費再加上向親戚朋友借來的30萬元,共計60萬元建起一所新的特教學校,完成自己多年的夙愿。2012年,他們請工程隊自建了建筑面積為800平方米的校舍,2014年又自籌資金建了食堂和學生宿舍,學制從小學一年級到初三年級,實行全托式教育。


    “珍惜生命,我把一天當十天過……”


    從2000年患上惡性腫瘤到現在已經19年時間了,張小俠挺了過來,如今她身體恢復良好,下肢慢慢有了知覺,除了講課、外出,她已經可以拄著拐杖行走,甚至爬山鍛煉。


    為了方便工作,張小俠一年四季吃住在學校。教孩子們唱歌、運動、書法、繪畫、十字繡等技能,鼓勵孩子們自強自立、奮發向上。


    2017年夏天,她給孩子們洗澡搓背時,由于時間太長,她累的躺在地板上,半天不能動彈,孩子們見狀,有的給她端茶喂水,有的給她揉肩捶背,幾個年齡大點的女孩,幫著把她攙扶到輪椅上,感動的她只想落淚。


    當記者問張小俠:“學校有十多位老師,作為校長你完全可以讓他們去干,你為啥要親力親為?為啥這么拼命呢?”


    張小俠笑著說,“自從得了病后,我就想開了,既然病魔沒有奪去我的生命,讓我多活了19年,我現在每過一天都是賺下的,所以,我把一天當作十天過……我的身體能恢復的這么好,就是因為我和孩子們在一塊,每天都過得特別快樂特別充實特別幸福!”


    張小俠的所有努力就是希望能給聾啞和智障學生搭建一個很好的教育學習的平臺,她未來的奮斗目標就是擴大校園面積,購買教學設備,增加教學力量,讓更多的殘疾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掌握基本的生存能力,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從1996年,渭南市臨渭區曙光特殊教育學校創辦至今,已有300多名殘疾學生圓滿完成學業,其中,有8人考上了西安美術學院,有3人被北京隱形翅膀藝術團錄取,成為舞蹈演員;多人在省殘疾人文藝或體育比賽中獲獎。有20多人出嫁娶妻,過上正常人生活。


    殘疾人特殊教育遭遇發展瓶頸


    近年來,對于殘疾人的工作生活,從國家到地方,各級政府越來越關心重視,而殘疾人的特教工作,也有了長足的發展。


    記者采訪時,一位特教學校的校長告訴記者說,對于一些特困和貧困家庭的殘疾學生,從公益和助貧的角度出發,學?;峒趺庖歡ǖ姆延?,但有個別家長不負責任,錯誤地把特教學校當成了慈善機構,有人把殘疾孩子悄悄地放到學校門口,還有一位智障孩子的家長開著價值百萬的豪車把自己的孩子帶到學校,要求學校必須收下孩子,卻不愿出一分錢的學雜費,毫無道義可言。他們不知道,特教學校每開辦一天,都要承擔房租、水電費、文具書籍購買費、老師的工資、孩子的伙食費等等費用。


     記者采訪時,多家特教學校的老師和業內專家普遍認為,目前特教學校發展存在三個問題:第一,教學經費欠缺問題。盡管自閉癥學生西安每月補助2800元康復治療費,陜西其他縣市殘聯下撥2200元康復治療費,但家長真正把這個費用用在孩子身上的并不多。而其他殘疾孩童,每月也有殘疾補助,但距離孩子上學看病所需費用缺口仍然很大。第二,特教師資力量嚴重缺乏。由于智障孩子和一般孩子不同,生活無法自理,有時還會情緒失控,教學幾年收獲不大,老師沒有獲得感和成就感。而有些家長對此并不理解。一般90后95后女孩學幼教幼師的不愿從事這份工作,導致特教很難招到年輕人。第三,殘疾孩童缺乏關愛和理解。老師帶著殘疾兒童到公園搞活動,到商場購物,往往會受到嘲笑歧視,這給孩子們造成嚴重的心理傷害,產生自卑心理,不愿出門不愿與人溝通。要改變現狀,需要人們對特教事業的理解、關心與支持,對殘疾兒童奉獻更多的愛心和幫助。



地方站:


 Tel: E-mail: QQ:
Copyright ? .Inc.All Rights Reserve. Power By